浪莎翁荣金三兄弟齐心“织”出袜子王国
来源:木头创业网    作者:admin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11-26    
内容摘要: 天气骤然转寒,爱穿裙子的漂亮美眉们纷纷穿上了丝袜。而提起丝袜,女人们都能如数家珍般地说出几个知名品牌,浪莎便是其中之一。
  天气骤然转寒,爱穿裙子的漂亮美眉们纷纷穿上了丝袜。而提起丝袜,女人们都能如数家珍般地说出几个知名品牌,浪莎便是其中之一。这个19年前靠两台绣花机加工承揽广东袜坯起家的义乌小作坊,被翁关荣、翁荣金、翁荣弟三兄弟,打造成为全球最大的袜子生产企业。专业调查机构曾作过一项调查,结果显示,全国平均每6人就拥有一双浪莎袜。10月29日,浪莎股份周三盘后披露三季报,2014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.22亿元,净利润733.19万元。“做第一,只有做第一才有大赢的机会。不能成为第一,就要寻找可以成为第一的战场。”在三兄弟中,今年51岁的老二翁荣金是主角,他生性爱创新敢于冒险,浪莎的大小事务均由他拍板。在袜子行业做到第一后,他又开始主推一个“内装”概念,涵盖从内衣到袜子等多种服饰品类,想从高达500亿元的中国内衣行业分一杯羹。

 
  这位袜业大王对延伸产业链显得信心十足。他表示:“除了我们自己,浪莎没有对手。”

  “浪莎原本也是一棵野草,可它最早长成了一株乔木,抢走了更多的土地、阳光和雨露”

  小货郎的华美转身

  “消费者想到袜子,就想到浪莎。”翁荣金有理由骄傲:浪莎生产的袜子国内市场占有率近20%,他也成为名副其实的袜子大王。而在20多年前,翁荣金只是义乌的一个小货郎――由于人多地少,大多数义乌人漂泊四方,从事鸡毛换糖等简单的商贩营生。

  1986年底,翁荣金投奔新疆的亲戚时无意间听说,人工饰品在当地非常畅销。他心动了,于是回去说服两个兄弟和他一起创业,三兄弟举债备货挤上了西进的列车。在火车上站了整整四天四夜之后,他们终于到达乌鲁木齐,这时市面上早已充斥着各种人工饰物。这一趟,他们亏损1万多元――这也是他们人生中最大的一次挫折。虽然头一回下海试水就差点被淹死,翁荣金却自认兄弟们的小贩生涯“还算成功”,他们倒腾过玩具、相册、袜子等六类商品,最终发现卖袜子是最赚钱的,由此走上了由贸而工的道路。

  上世纪90年代初,翁荣金取得一个广东品牌袜子的总代理权,迅速建立了自己的全国性销售网络。1995年10月,三兄弟与港商合资创办了义乌浪莎针织有限公司,翁荣金任董事长。当时,国内袜业市场到处是牌杂质次的低档货,而高端市场则被日本及香港、台湾地区的袜子占领。翁荣金当即拍板:要做就做自己的知名品牌。

  从1996年起,翁荣金在中央电视台打出国内第一个袜子广告,“浪莎,不只是吸引”这句广告语渐渐为人们所熟悉。当时,在中国5000多家袜子企业中,它获得唯一一个“中国驰名商标”、唯一一个“中国名牌产品”称号,也由此避免了低价竞争的恶性循环。“在袜子这个杂草丛生的行业,浪莎原本也是一棵野草,可它最早长成了一株乔木,抢走了更多的土地、阳光和雨露。”翁荣金对自己的品牌战略自豪不已。

  “只有做第一才有大赢的机会,不能成为第一,就要寻找可以成为第一的战场”

  借壳上市站上风口浪尖

  在浪莎,真正的话语权掌握在老二翁荣金手中,他才是浪莎真正的“王者”。

 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――外表、谈吐、性格、气质,翁氏三兄弟的差别都很大。最具亲和力的是老大翁关荣,上班时,他办公室的门一直开着,员工可以随意进出。谈锋最健的是老三翁荣弟,比起企业治理,他似乎更愿意聊聊军事。老二翁荣金心思最缜密,他不苟言笑,拒绝一切与个人有关的问题,如此严肃的一个人却拥有一张颇具幽默感的名片,名片的背面是一幅他骑在玩具木马上的漫画,马身上写着――马上成功。

  浪莎能长这么大,翁关荣连说“想不到”。最初几年,弟弟大量引进昂贵的进口袜机时,做大哥的一直担着心,“第一年100台,第二年300台,还是有点儿怕,没见过,我说你做这么多怎么卖得完?”

  不过,长袖善舞的翁荣金在市场营销方面的能力很快让大哥安心了。1997年,翁荣金圈地14亩,造了两栋楼,机器增至1500多台套。彼时,他还投入近亿元进行了技术改造,并很快尝到了甜头:“当时上马了一套天鹅绒系列产品,每一打天鹅绒进价为四十多元,而成货出厂卖到250元左右。”

  其实,浪莎真正让翁荣金觉得“天下无敌”的核心,还是从他早期就着手建立的销售体系。现在,浪莎是第一个在中国组建袜业专卖网络体系的企业,拥有2000多家专卖店、50000多家商场终端销售点,从每一个毛细管为浪莎输送销售额。这种“排他性”的运营模式,保证了浪莎销售网络的稳固。

  短短5年时间,浪莎就做到了中国袜业的“王牌”。翁氏三兄弟顺利挖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。

  然而在翁荣金看来,这只是浪莎的第一步。

  “做第一,只有做第一才有大赢的机会。不能成为第一,就要寻找可以成为第一的战场。”翁荣金用手指轻轻叩击办公桌,对这句话玩味良久。

  如何让浪莎在袜业做到并保持第一的位置?翁荣金想到了上市。2007年4月,浪莎借壳上市,入主并进行重组的上市公司四川长江包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*ST长控)在停牌近4个月后,直接从开盘价14.36元,冲到收盘价68.16元。其中最高冲到85元,复权后最高涨幅达到1379.8%,打破了中国A股市场股改复牌的最大涨幅纪录。然而,一天暴涨10倍之后,当天下午,*ST长控就迎来紧急停牌和接踵而来的质疑。浪莎一下子站在了风口浪尖上。

  不过,自2007年5月30日开始,长控脱胎换骨,股票简称变更为“ST浪莎”。在业内人士看来,浪莎借壳上市的这步棋还是走对了,按照当时的股票市价计算,浪莎获得的市值收益超过15亿元,“浪莎不仅收获了一家上市公司,还进一步提高了浪莎品牌的影响力”。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  华南区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  华东华中区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  西南西北区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  华北东北区
招商加盟热线:
020-86410506